背诵

哭曼卿

宋代苏舜钦

去年春雨开百花,与君相会欢无涯。
高歌长吟插花醉,醉倒不去眠君家。
今年恸哭来致奠,忍欲出送攀魂车。
春辉照眼一如昨,花已破颣兰生芽。
唯君颜色不复见,精魂飘忽随朝霞。
归来悲痛不能食,壁上遗墨如栖鸦。
呜呼死生遂相隔,使我双泪风中斜。

创作背景

  石延年与苏舜钦为诗友,过从甚密,友谊颇深。庆历元年(1041)二月,石延年卒于京师,苏舜钦写下了这首挽诗。

参考资料:

1、 霍松林 等.宋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7:139-140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去年春风中百花盛开,和你相会欢乐无涯。
你高声歌唱长吟诗篇,插花酣饮何其豪雅!我畅饮美酒喝得沉醉,不离去随意在你家住下。
谁知道今年竟然痛哭着为祭奠你来到了你家,怎能忍心送出那牵攀我心魂载着你长别的车马。
春日耀眼的光辉一如往昔,花已破蕾兰草长出了嫩芽。
只是再也看不见你亲切面容的光华,你飘忽的精神魂魄,悠悠远去跟随着朝霞。
归来后我心中满是悲伤,什么饮食也吞咽不下,见墙壁上你遗留的墨迹,如同栖息着的点点乌鸦。
哀痛啊!就此同你生死永隔,使我伤心泪水在斜风中不断落下。

注释
曼卿:作者友人诗人石延年,字曼卿,宋城(今河南商丘)人。累举进士不第,以武臣叙迁得官,官至太子中允、秘阁校理。
无涯:无尽。
恸(tòng)哭:痛哭。奠:设酒食以祭。
忍:怎忍,不忍。攀魂车:指牵攀自己灵魂的友人灵车。
春辉:春日阳光。
破颣(lèi):犹破蕾。颣,丝上的结,比喻花蕾。一本作“破蕾”。
精魂:精神魂魄。
呜呼:叹词,此处表悲痛。

参考资料:

1、 刘永生.宋诗选:天津古籍出版社,1997:53
 

赏析

 石延年多才多艺,性格洒脱幽默,他的诗歌和书法在当时享有很高的声誉,但不幸只活了四十七岁。石延年的早死,对他的好友来说是晴天霹雳;唯其突然,更加重了作者的悲痛感。这首挽诗正是抓住了“突然”这一点来着笔。

  诗人采用了对照的手法:以一年前的春天与石延年欢会的场景与一年后的春天为他送葬的场面互衬,突出了他的去世非常出人意料,从而突出诗人的悲痛欲绝的心情。头四句写一年前的春天与石延年相会,细雨绵绵,百花盛开,其“欢无涯”。诗人写了两个具有喜剧性的事件:插花与醉倒。插花时“高歌长吟”醉倒后“眠君家”。既写出了欢乐,更表现了二人的亲密无间。紧接着,以“今年恸哭来致奠”承接上文,使气氛陡然一变,增强了事变的突发感。“恸哭”表明悲哀之至;“忍”实际上是不忍、强忍。以下几句写送葬的悲伤。“春晖”句与前文“春雨”、 “百花”相照应:百花盛开,春光依旧,但故人不可复见。“花已破蕾”句则与“插花”相呼应;一年前的春天插的花已经破蕾发芽了,可是插花的主人已经离花而去,“颜色不复见”了。但是在诗人的心中,他并没有死,“精魄飘忽随朝霞”,他的灵魂已化作美丽的朝霞。表现了诗人对亡友的眷眷深清。

  最后四句写诗人送葬归来后,目睹亡友遗物,再次勾起的内心波澜,是全诗抒情高潮。诗人送葬归来后,因悲痛而不能进食,挂在壁上的亡友遗墨更激化了悲哀之情。石延年善书,宋人评论他的书法“气象方严遒劲,极可宝爱,真颜筋柳骨。”(《诗人玉屑》卷十七)在这里诗人用“栖鸦”来形容他的遗作,点出了石延年书法的神韵和骨力,也巧妙地暗示睹物思人、黯然神伤的感情。这一切使诗人发出了无穷悲叹:死生之隔,竟如此不可逾越;遗墨在即,而音容难再现了。于是极度悲痛的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此诗真挚奔放,构思精巧,是一首很感人的挽诗。

参考资料:

1、 霍松林 等.宋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7:139-140
 

苏舜钦

苏舜钦(1008—1048)北宋诗人,字子美,开封(今属河南)人,曾祖父由梓州铜山(今四川中江)迁至开封(今属河南)。曾任县令、大理评事、集贤殿校理,监进奏院等职。因支持范仲淹的庆历革新,为守旧派所恨,御史中丞王拱辰让其属官劾奏苏舜钦,劾其在进奏院祭神时,用卖废纸之钱宴请宾客。罢职闲居苏州。后来复起为湖州长史,但不久就病故了。他与梅尧臣齐名,人称“梅苏”。有《苏学士文集》诗文集有《苏舜钦集》16卷,《四部丛刊》影清康熙刊本。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苏舜钦集》。 ► 214篇诗文

猜您喜欢
背诵

止酒

近现代 卢青山

止酒,止酒,此时不止,噬脐后丑。浮生自有万端忧,百斛空醅安能掊。

竭力以食,尺榻可偶,浮梦往返,醉欤何有?拘者斥汝为狂,亲戚哀汝不寿。

止酒,止酒,岂愚之及此,掷此身于樽卣?百年倏若一醉回,嗟余同草木而不同天地朽。

杯汝勿前,曲生且后,俗其来之,吾与子友。磬折备腰,诺唯守口,随人而发,快若指嗾。

非良民欤,洋洋耆耇。止酒,止酒,此时止子,子无我咎,悲思子时,子亟来佑。

止酒,吾止酒。

背诵

清风

近现代 卢青山

清风傥然来,偶与水相遇;君看微波生,是风与水语。

背诵

电视中偶听旧曲,数句画外音耳,呼吸如窒,亟为赋此

近现代 卢青山

“我们的回忆,说著那春天”。当春倜傥出,绿鬓与青衫。

青春满我手,挥霍何洒然。左挥及流水,右挥遍高山。

得我青春气,万物生光颜。流水碧如洗,高山润如烟。

雀跃随我步,行游天地间。天得以不老,地得长绵延。

载覆我躯足,昼夜行蹁跹。夜得生奇光,昼得无尘喧;

冬得如春暖,夏得成冰泉;逐我不忍去,绕我长盘旋。

嗟我挥青春,一路何欣欢。岂意造物限,此物惟稀艰。

一挥一散失,去者不来还。万物日勃发,我体日萎蔫。

一步犹少日,二步竟中年。更欲前举足,举足已蹒跚。

停步独啜泣,啜泣春天边。泣尽继以歌,歌苦须谁怜:“我们在回忆,回忆那春天”。

背诵

贺新郎 又复卧床输点滴,穷极无聊,思将往三峡,赋此遣闷

近现代 卢青山

梦我攀天客。奋长肢、猱身直上,昆仑绝壁。小坐危崖憩杯酒,崖下云涛荡击。

正王母、歌回舞疾。大笑掀髯杯偶侧,泻长河、下作三峡立。

杯一掷,天西极。

 
背诵

车中见路旁莲塘偶出二三花,因书二绝 其二

近现代 卢青山

弥天酷日管尘寰,底事驱行不自安?偶向车窗飘一瞥,中心顿似古人寒。

© 2018 古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